焦冥

犬夜叉唯粉

(刹犬)替身

刹那猛丸x犬夜叉
雷别点
啊18
接受不了不要手滑

(他犬)一锅连锁柴肉

看了touch忍不住炖一锅肉,柴的,不好吃,注意年龄。

强制play注意。

路妖play注意。

下药操作注意。

确定没问题再点

https://wx3.sinaimg.cn/mw690/006umWGLly1ftvfxu8nz0j30k97pshdt.jpg

(犬她)标本2

  四

我需要力量。

更多的力量可以帮我得到那个标本,我独一无二的挚爱标本。为此我要去打败其他的妖怪,一步一步地得到更多更多的力量。

四魂之玉已经不在了。

啧!

这真是少了一条捷径,不过无所谓,反正我知道它是不会属于我的。

但是我的标本会。

第十八年的时候,我吃掉了巨大的飞蛾妖。他的味道很好,有点甜甜的,像一口香醇甜美的蜂蜜。吃掉他获得的力量让我能砍断那颗该死的木头了,然后我可以把我的标本运回我自己的巢穴。

我的标本啊,我独一无二的标本,请等着我。

满怀着欣喜和雀跃,我砍倒了那颗巨大的木头。我的标本他依然那么美,我把他抱起来,擦掉了他脸上的血。

这鲜血属于枫之村那个年轻的巫女,她是个讨厌的女人,竟然想阻止我带走我亲爱的唯一。

她该死。

所以我杀了她,吞进了肚子里。

嗝。

她真好吃。

他的衣服上面没有灰尘,我时常去看他,为他清理身上的污垢。他是我最亲爱的唯一,我怎么忍心不好好珍藏他呢?

这些年来因为没法带他走,我让他吃了很多苦。

总有一些妖怪想吃掉他,一点一点嚼碎了咽下去,只剩被封印之箭钉住的那一小块肉。它们全部栽倒在我布置的陷阱里,为我铺平了得到他的道路。

但我还是生气。

独一无二的标本,不该遭受这样的觊觎。

我早该把他藏起来。

现在我如愿以偿。

他躺在一层又一层柔软的丝绸上,这些丝绸从西方的商船上过来,我吃掉了船上的浪人,挑出了最柔软光滑的料子给他。

他真美。

我抚摸着他的脸颊,凑上去亲了亲他的嘴唇。

他每月总有一天会变成人类的样子。

最开始的时候我可被吓坏了,心头的至宝出了问题让我痛苦地快要死过去。后来我才发现了里面的奥秘,每个月我会在这个时候回来,陪在我的挚爱身边。

他这个时候太脆弱了,需要我来呵护。我在不同的季节为他添加不同的衣物,我的动作得小心一点,我亲爱的小心肝这时候总是很脆弱,经不起伤害。

我的指甲要是在这个时候划伤了他的脸,我会恨得拿刀洞穿自己的胸膛。

那可不行。

我的血会溅到他的身上,他会被弄脏。

这是不能被容忍的事。

封印的箭被我削平了,停留在他的胸膛里。这里我会尤其小心,因为他脆弱的身体甚至可以被坚硬的木头洞穿。

我真喜欢他。

他的耳朵在这样的夜晚会变得不同,我喜欢在这时候亲亲他的耳朵。

我不敢咬他。

尽管他的耳垂看上去那么可爱,但是我的牙太利了。

我会弄坏他的。

这个时候,我喜欢人形的嘴唇。它足够软,也足够灵敏。

只要我亲上去,就能感受到我想要知道的一切。

真喜欢啊。

我~爱~你~

我亲爱的宝贝。


从四魂之玉碎裂到打败结罗,换位体谅一下我犬

其实更想吃掉他╯^╰

标本(犬她)


你知道,什么是标本么?
鉴定赏玩?展览示范?
什么……是标本呢?


那是蝴蝶化作的妖怪。
五色斑斓的翅膀,华美胜过世间万千。
最细的银针穿透她的翅膀,深深钉入光滑的墙面。母亲的手穿过她乌黑的长发,抚摸着那张干瘪可怖的脸。
她那么珍爱那只已死去的蝴蝶,我读不懂她的目光。
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何等的痴狂迷乱,神魂颠倒。
面对她这最为珍惜的标本藏品,连我也不被容许接近分毫。
不过我可以去碰其他的标本。
黑亮的蜈蚣,莹翠的豆娘,洁白的飞鸟,血红的珊瑚……
不止是母亲的,我们这一族的妖怪都非同一般的热爱着标本的制作和保存。
我第一次做标本用的是蜘蛛。
拇指大的蜘蛛妖,碧绿圆润的身体被我不小心弄坏,完全丧失了它作为标本的价值。
在我准备尝试第二次的时候,母亲离开了。
她要去夺取四魂之玉。
我看到她临行前用额头与蝴蝶快要朽坏的脸相贴,嘴唇亲吻标本的脸颊。
我觉得,母亲很愚蠢。
四魂之玉是不会属于她的,她的实力太弱了,一定会死于夺玉途中。
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?
她走了,她所留下的全部东西就全都归属于我。
去吧去吧。
去死吧……


四魂之玉不会属于我。
我不想管不会属于我的东西,潜心制作标本的时光过的飞快,当我成功的把同样种族的蜘蛛做成的标本累积到十的时候,一个重磅的消息砸懵了所有的妖怪。
玉,消失了。
我以为母亲很快就会回来,不过并没有,她从此销声匿迹,大概已经死在了争夺的途中。
我得到了她的所有东西,包括那只不被允许接近的蝴蝶。
蝴蝶已经不美了。
母亲一而再再而三的触摸对于标本是一次次加速的损耗,我无意管她,决定把这只废弃标本丢到母亲的埋骨之所去。
这是我唯一愿意拿给她的陪葬。
我扯着那只蝴蝶,她的翅膀在我手下有了裂痕。我到达那个破败的人类村落时,发现途中似乎弄碎了它的翅膀。
我拼了一拼,发现少了几块碎片,不过这也无所谓,死去的母亲是无法向我抗议的。
我点起一把火,把蝴蝶拖到巫女桔梗的坟墓前烧掉了。
玉在她的坟墓里,蝴蝶也在这里,母亲如果下了死者的国度,再去抢就有个统一的目标,不用到处乱跑。
如此体贴,我简直要被自己感动到了。
我可真是个好妖怪。


折返之路上,我碰到了他。
他是我平生所见中最完美的标本。
夺取四魂之玉失败的半妖被箭矢钉在树上,身上红色的水干像一团燃烧的火,银色的头发像朦胧的烟。
年轻又稚嫩的面孔,光斑亲吻着他的身体,我忍不住摸了一下他的脸,手指都在微微颤抖。
就是他,我想要他。
我很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个事实。
他是我的蝴蝶。
独一无二的蝴蝶。
没有人对他感兴趣,我可以拆掉巫女那只粗陋碍眼的箭,用细细的银针重新把他刺好。这时我开始觉得平常用的银针配不上他,我想我需要找到手艺最精湛的工匠,用最好的材料给银针雕上美丽的花纹。
该用什么呢?
得找个配得上他的。
如此想着的我去拔那只箭,手掌被桔梗的灵力融化了一半。
啧……
我开始认真地考虑,直接砍断御神木的成功可能性有几成。